恒大发了最新公告,许家印请来两家智囊纾解困局

2021-09-15
21世纪商业评论 钟黛 陈晓平

1630467944056.png


图帮主3395374 (2).png



恒大集团,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。


“本公司预期,9月销售持续大幅下降,导致本集团销售回款持续恶化,进一步对现金流及流动性造成巨大压力。”


9月14日,中国恒大(3333.HK)董事会主席许家印签署的一封公告称,“持续负面新闻报道严重影响潜在购房者信心”,预计将影响9月这一传统的合约销售高峰。


公告披露,6-8月,恒大的合约销售金额持续走低,分别为716.3亿元、437.8亿元、380.8亿元,呈下降趋势。


销售萎缩,流动性进一步受限。


许家印已公开表达走出危机的信心,称会继续采取措施缓解流动性问题,公告也坦承,“考虑到改善流动性的困难、挑战及不确定性,无法保证继续履行有关融资及其他合同下的财务义务。”


应对流动性


就当前的流动性紧张,恒大已寻求多种措施减困。


包括但不限于:调整项目开发时间表、严格控制成本、大力促进销售及回款、争取借款续贷和展期、出售股权和资产(投资物业、酒店及其他物业)及引入投资者增加本集团及附属公司股本。


根据公开信息,在6月30日后至8月27日,其采取两大类措施:


1)出售物业和项目资产


已向供货商及承包商出售物业单位以抵扣部分欠款,总金额约251.7亿元;出售5个地产项目股权及非核心资产,总代价约为92.7亿元。


2)出售所持的股权资产;


出售恒腾网络11%股份给两个买方,总代价约为32.5亿港元;出售盛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.9%股份,总代价为10亿元;出售深圳高新投7.08%股权,总代价约为10.4亿元;出售恒大冰泉49%股权,总代价约为20亿元。


据粗略统计,以上出售,回收现金或偿还欠款合计约为411.7亿元。


恒大依然有大笔可变现的资产。


最新的公告称,其正积极接触多家潜在投资者,商讨出售恒大新能源汽车(恒大汽车)及恒大物业部分股份。


截屏2021-09-15 10.48.07.png


即便股价大跌,两家公司合计市值超过800亿港币,而恒大集团的持股比例均在6成左右。


此外,恒大同时在接触潜在买家,商讨出售位于香港的中国恒大中心。


2015年10月,恒大斥资125亿港元(约合104亿人民币)购入该楼,其前身是美国万通大厦,该楼的成交总价一度刷新香港商厦买卖的最高纪录,以此作为香港总部大楼。


8月下旬,有报道称,一家国资控股的地产公司,计划斥资约105亿港元(约合87.5亿人民币),洽购该处物业。“出售本公司位于香港的办公大楼未按预期时间完成。”最新公告称。


恒大尚未与潜在投资者或买家签订有约束力的协议,但这些交易一旦成交,可以减轻百亿计的债务。


三种方案


就已暴露的风险,恒大公告称,两家子公司未能按期履行为第三方发行理财产品提供的担保义务,“相关金额约为9.34亿元”。


当前,挑战首先在于关联公司“恒大财富”(前身为恒大金服)投资产品的兑付,已有部分产品出现逾期。


9月10日,许家印主持召开“恒大财富专题会”表示:“我可以一无所有,但恒大财富的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”“要确保所有到期的财富产品尽早全部兑付,一分钱都不能少”。


许本人强调,兑付过程中,一定做到公平公正,不允许任何人搞特殊化,之前没有、今后也绝不允许任何人私下提前兑付。


截屏2021-09-15 10.48.14.png


9月13日,对于要求兑付的投资者,恒大财富法人代表、总经理杜亮称,“一下子拿不出400亿的现金”进行兑付所有的理财产品。


根据最新公布的兑付方案,包括三种方式:


方案一,对于已到期部分,可选择现金兑付方案:到期当月月底兑付10%,剩余部分每3个月兑付10%。


方案二,对于到期或未到期要求提前兑付部分,可用实物资产抵扣:住宅7.2折、公寓5.4折、商铺与车位4.8折,每个月下旬开启线上选房,包含认购日起到申请成功那天的收益。


方案三,9月12日24点前,已认购任意恒大房子但尚未付清尾款的,可用理财额度抵扣本人或他人的购房尾款。


投资人可从以上三种方案中选择其中一种兑付,或者组合任意两种及三种方案兑付。


截屏2021-09-15 10.48.24.png


即便如此,恒大财富未能如期兑付,放大了投资人对恒大系的担忧。


14日,中国恒大股价跌破3港币,跌幅达到11.87%,恒大物业、恒大汽车均下跌。


“如果公司未能履行担保或其他到期债务的义务,且无法与投资人或债权人达成延期还款或其他替代方案,可能导致现有融资安排下的交叉违约,并可能导致相关债权人要求债务加速到期。”许家印在最新的公告中如此预警。


两家智囊


资产过2万亿的恒大集团,其债务的绝对值也非常庞大。


根据最新财报,截至6月30日,中国恒大有息负债仍有5717.75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负债为2400.49亿元;应付贸易账款及其他应付款项高达9511.33亿元。


截屏2021-09-15 10.48.33.png


在最新的公开露面中,许家印称确有困难,也强调恒大的基本面没有改变。


“员工队伍强大的战斗力没有改变,规模充足且布局合理的土储没有改变,打造高品质社区的能力没有改变,恒大还是原来那个恒大,年销售规模7000亿元的基本面没有改变。”许家印说。


他也在寻求新的帮手。


最新公告披露,恒大已聘任华利安诺基(中国)及钟港资本为联席财务顾问,作为缓解困局的智囊。


两家机构的来头不小。


华利安诺基(Houlihan Lokey) 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投资银行,在兼并收购、资本市场、公允性意见及估值和财务重整方面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。


华利安诺基已连续5年被路孚特评选为美国并购顾问第一名,2020年,其处理的不良债务和破产重组交易量,高居同类机构之首。


截屏2021-09-15 10.48.45.png


钟港(Admiralty Harbour)则是一家聚焦信用及相关业务的金融机构,是一个深耕债务资本市场的专业平台,由TCL科技和来自国际资本市场投融资资深专业人士共同创办。


“联席财务顾问会与公司共同评估公司目前的资本架构、研究流动性情况、探索所有可行方案以缓解目前的流动性问题,争取尽快达成对所有利益相关方最优的解决方案。”许家印在最新的公告中称。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