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跃亭称回国是“必须的”,FF CEO:他每晚都在中国电话上

2021-07-23
腾讯新闻棱镜 王凡

硬骨头精神发布会-20200705215703.png


图帮主3395374 (2).png



美国东部时间7月22日,贾跃亭创办的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法拉第未来(Faraday Future,简称FF)和总部位于纽约的特殊目的公司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. (简称 “PSAC”)完成合并,并在纳斯达克敲响开市钟,新交易代码更换为“FFIE”。FF方面表示,此次上市中获得融资约10亿美元。


FF创始人贾跃亭和全球CEO毕福康一同出现在纽约,不仅参加了敲钟仪式,还试乘FF91,通过直播的方式介绍产品。在上市现场,贾跃亭并未接受专访邀约,但对包括《棱镜》在内的现场媒体表示,除了心系还债之外,就是FF的量产。


“FF91,然后是FF81,然后是71,我们想要真正成为塔尖市场的行业第一,有信心去颠覆迈巴赫、法拉利、宾利等。” 当被问及是否有回国打算时,贾跃亭表示,“必须的。”


在上市仪式结束后,FF全球CEO毕福康在纽约的未来体验中心对话《棱镜》,对FF量产时间表、与吉利合作进展、以及创始人贾跃亭在FF中的角色等话题进行了回应。


截屏2021-07-23 10.38.52.png


FF创始人贾跃亭、FF全球CEO毕福康等在纽约纳斯达克敲钟现场


以下为对话实录(有删减)


160家供应商1.5亿美元债券已化为股权


《棱镜》:一两年前,你曾经提及2020年可以量产交付,但是现在的时间表推后到12个月之后,为什么?


毕福康:这是误解。我们的计划一直都是在融资完成 12 个月后交付量产车。我们曾以为2020 年初获得资金。现在,整个融资过程都有点延迟,但现在通过SPAC上市完成了股权融资后,12个月后,也就是明年7月,会在市场上看到车。


我们的策略其实是偏保守,会先交付300辆未来联盟款,售价在20万美元以上;第二步会交付大约起步18万美元的,如果你看我们的商业计划书,我们的计划是投产后的9个月内交付2400辆。在汽车行业如果产量小的话,是相对容易实现的,风险也相对小。同时,我们还会扩大团队,需要人才,我们的人力资源人员正在夜以继日地招募。第二件事是把供应商带回来,你知道,当我两年前加入时,法拉第未来大概欠供应商1.5亿美元,之后进行了重组,这笔债务进入了供应商信托,大概160家供应商。他们的债权转化为股权,今天FF上市后,这些人也成为股东。在供应链搭建方面,我邀请了同样来自 BMW 非常有经验的供应链专家,他正在加快供应链的发展。所以从今天的角度来看,风险相对较低,我们有信心可以按照时间表交付 。


《棱镜》:之前FF曾经和供应商对簿公堂,现在合作会有障碍吗?


毕福康:首先,过去的就是过去了。公司已经重组,供应商也分好几种情况,有的加入了供应商信托,有些供应商在疫情里已经倒闭了,我们要找替代品,也有一些决定不跟我们合作了。但是大多数之前的供应商都回来了,在准备量产。


吉利目前不是FF中国生产方


《棱镜》:中国的生产计划如何?吉利是PIPE投资人之一,所以吉利是FF在中国的生产方吗?


毕福康:这是两件事情。首先,FF91会在加州的汉福德工厂生产,根据我们的商业计划书,FF81会在韩国的代工厂生产。当然,如果车型想在中国成功,你必须在中国生产,我们想在中国找到一处可供FF81生产的地方,还在探讨中,还没决定。


《棱镜》:什么时候能看到FF81呢?


毕福康:大概FF91量产后的18个月,也就是说,从现在算起的30个月后,我们会生产FF81 。


《棱镜》:上市前,FF发过一个公告,说某国内一线城市告诉FF,可能无法在IPO之前获得必要的监管部门批准换得外汇购买原本承诺的1.75亿美元FF股票,这是怎么回事?


毕福康:进行海外投资要通过监管批准,在接到通知后,我们已经进行了调整,也就是已经有其他投资人接过了1.75亿美元的份额,所以PIPE投资本身并没有受到影响 。


《棱镜》:你提到的国内一线城市并没有放弃投资?


毕福康:是的 。


截屏2021-07-23 10.39.03.png


贾跃亭和毕福康在敲钟仪式上,但上台敲钟的是供应商等外部合伙人


“为产品而战是贾跃亭的角色”


《棱镜》:我今天在上市现场看到了贾跃亭,他现在的头衔是产品体验官,他的KPI是什么?


毕福康:贾跃亭是个有远见的人。他对未来的产品有远见卓识。明年FF91虽然是多年前设计的,但在市场上仍然具有竞争力。老贾对产品充满热情,在为产品而战。这就是他的角色。老贾带来的另一项经验是他的互联网行业经验,正如你所知,他以前经营过一家大公司。互联网思维中,不是让用户用完产品就卖掉,而是开发全生命周期,让回报晚些来覆盖掉成本,这是他能够带给公司的价值 。


《棱镜》:老贾已经没有在国内生活好些年了,他还能洞察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吗?


毕福康:我认为,他在中国有深厚的根基,至少每当我试图晚上与他交流时,他似乎都在中国的电话上。


《棱镜》:问题是,现在中国电动车行业已经很拥挤了,小鹏,蔚来,还有特斯拉。FF91的目标用户是谁?


毕福康:FF有两个独特的地方。首先,是产品本身。如果你去看特斯拉,或是其他现有品牌,他们是为驾驶员设计的,对驾驶座上的人来说,开起来很愉悦,但如果你在乘客的座位上,就没什么特别的体验。但我们把车内当作第三互联网生活空间,每个座位的体验都愉悦。你在驾驶座上的话,你享受到的是1050匹马力,2.4秒内的百公里加速,是跑车的水平。坐在乘客座位的人也可以享受到零重力的座椅,可以平躺,你几乎很少在其他车型看到这样的设计。除了产品之外,我们的市场策略也不同,我们会先着力在顶级豪车市场,对标宾利、劳斯莱斯、法拉利等。在这个品类里没有其他的电动车。在品牌认知建立后,我们会推出FF81。


截屏2021-07-23 10.39.12.png


贾跃亭和毕福康在纽约体验店门口和FF91预量产车合影


样车已通过美国一些测试


《棱镜》:安全是汽车的第一要务,无论是不是电动车 。新闻里不时看到电动车起火,会有安全隐患。你们的安全测试做得怎么样,这算是贾跃亭的职责之一吗?


毕福康:车辆安全在全球都会被严格监管。你必须确保可以通过某些碰撞测试,美国的规则非常严苛。因此,如果你的车可以被允许在美国销售的话,是非常安全的。除了法律要求之外,您还有消费者评级。我们的车通过了这些测试,所以这是一辆非常、非常、非常安全的汽车。


至于贾跃亭,这部分和他的职责无关,他负责的是产品定义和用户生态。关于执行、供应链测试和产品工业化等是其他团队在负责 。


《棱镜》:你的意思是样车已经通过欧美的标准,但是量产车还需要经过后续的相关安全测试,对吧?


毕福康:对,因为你必须验证工厂中的流程是否准确地交付了之前测试过的产品。做原型车的时候,你会手工确保所有的焊接点和组装都是完美的。然后进入工厂生产后,你也要确保工厂交付符合预期,所以还需要经过新一轮的碰撞测试,但如果你遵循正确的流程,我不觉得会有通不过的风险,我不觉得会出现任何的意外结果 。


“12个月内投产交付必须实现”


《棱镜》:所以,需要做新的测试,要买新的零件,还要招人,目前上市融资的10亿美元够用吗?还在找别的融资渠道吗?


毕福康:汽车的工业化流程是相当标准的,不是通过猜来知道需要花多少钱的。每个公司都在经历类似的流程,我们也在经历。我们前期已经投资了大量资金,迄今为止,差不多20亿美元,工装模具已经准备了90%,生产设备大概到位了75%。


《棱镜》:但是现在的电动车品牌不仅仅是车的产品本身,还包括充电设施、销售网络。这部分是怎么规划的?采用合作的模式?


毕福康:首先,我们的销售网络是直销,如果你想控制定价,就要这么做。除了官网订购,我们还有部分品牌店,你现在看到的这家是临时的,我们会重新找一处长期的。另外,我们也会有分销合作方,以抽成的方式分成,不会公布佣金的比例。目前在美国和Jolta签约,中国的合作方是和谐。


《棱镜》:今天FF正式挂牌后,股价大幅高开,然后回落。你会怎么解读股价的变动呢?


毕福康:因为,我们不算是新挂牌,之前壳公司PSAC已经挂牌,有些投资人投的是壳公司,在FF和PSAC合并完成后,股价大涨,之前投资人出现锁定获利的情况。FF上市之后,我也不会每时每刻都看股票,关键是公司价值增长,也就是如何提供更好的产品,建立业务。这是为公司创造价值的最佳方式。股票总会涨跌。但是,如果业务有发展稳定,就会趋于稳定。


《棱镜》:合并完成之后,FF也要建立自己的投资人社区了。你觉得现在外界对FF最大的误解是什么?


毕福康:过去发生了很多事情,但一切都过去了。这已经是一家不同的公司,不同的领导,我在这。已经有了一个不同的团队,他们知道如何执行。我们有一个脚踏实地和保守的商业计划。我们的投资人相信我们可以做到。这种信任体现在10亿美元融资上。下一个里程碑是在 12 个月内投产交付。这是我们必须实现的目标。完)微信图片_2019100911365055.png『自证声明』『寻求报道』『媒体投放』


声明:凡转载文章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


图帮主3435365.png


当代企业电讯©2019-2021 CEN365.COM 版权所有

湘ICP备2020019351号 | 电脑版

备案图标.png湘公网安备 43019002001394

写下你的评论吧